安然不哭-西坝阿超个人博客

做技术一定要一颗恒心,这样才不会半途而废。

小说

2018-8-28 钟建超 安然专属

 

(一)

 

大学本没有意义,所谓的意义都是自己创作出来的。什么是大学?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了我多年,直至今日我才明了:手里怀揣着留言真迹,脖子上挂着大家4年来的点点缩影(单反),然后目送着大家远行的背影……空旷的教学楼,无人的操场,燥热的天气,喳喳的蝉鸣……我想这就是大学。

 

大学,一大批未长不大的孩子,从世界的各个角落聚集到一个场所学习,于是这个地方就叫大学,就是一群长不大的孩子们在一起学习的场所。他的存在本没有意义,它的意义都是我们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所赋予的。

 

所以大学本就是一个神奇而神圣的地方,他虽然没有教堂那么庄严威武,但是你依旧可以虔诚的祷告,求到你梦寐以求的学识。

 

六月的天,依旧是那么蓝,只是比刚来的时候多了几朵白云,我不知道这几朵白云的意义,我只是希望未来我的世界依旧有那么几朵白云在我上空,抬头可见,没有一点色彩,是人也好,是物也罢,就这样纯洁,我的天空不需要任何的色彩。

 

这个我呆了4年的地方,今天终于要离开了,曾几何时我也是想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,像梦魇困惑了我22年的学校,像今天一样的情景我早就在梦里梦见过无数次了,但是,像此刻一样的不舍情绪,还是我余生的第一次。

 

我不知道今天的所作所为出于何种缘故,我只知道,这一切好像是命中注定。这里每一棵树,每一朵花,每一株小草,甚至每一个角落,都留有我最美的回忆,我相信有一天,这个学校会记得曾经有这么个善良的天使,为这里留下了最后的一道彩虹。

 

 

(二)

 

在最后的一次聚会上,我告诉大家,我要第一个走,而且要比你们所有人都早,你们不用送我,因为我不喜欢离别,也不想大家看见我伤心的样子,大家不知道为什么都一致同意了我的提议,也不再问问我是否可好,只有单小琳一个人默默地看了我两眼,接着拿起酒杯,一股脑儿的喝了起来……

 

这天,我像往常一样早早地就起床了,习惯性的还是去自习室逛了一圈,这次,我没有进去,轻轻地推开一丝门缝儿,发现还是有部分学生在这里自习,有我熟悉的小雪,大二妹子一枚,正准备考六级,挺厉害的一个学霸,还是坐在老位置,靠窗,她说,这样可以看到太阳升起,那是希望。

 

小雪身后是另外一名学霸,名叫鲁晶,如果我没记错,此刻的她应该是在自学韩语吧, 她有一张早自习书单,一三五学韩语,二四学日语,六复习英语,周末就犒劳自己睡懒觉,今天是周三,她应该是在学韩语。

 

 

 

最后一排不显眼的角落依旧有我熟悉的身影,她就是周芳,现在正好弯腰好像在捡掉落的黑色签字笔,却一瞬间被她穿的厚底平底凉鞋给吸引住了,这是我们前年第一次相识,然后出门逛街我帮她挑选的凉鞋,那时她刚进校,而我正读大二,距今两年了,她没有换过,而我换过了无数双凉鞋,高跟,坡跟,红色,白色……

 

我默默地后退了两步,发现今天自己穿的是一双粗底的黑色凉鞋,正好是那天我和周芳一起去买的那双,原来,我也有一双鞋穿这么久的时候,两年了,今年过完就三年,这应该是我的记录,我不想扔,它好好的,一点都不磨脚丫子,也不褪色,每一次看到它,心里都有一股莫名的酸酸感动。

 

这一抬头,门上的几个大字吸引了我的注意,“请勿锁门”,这四个字还是我写的,因为这道门门锁出问题了,只要锁上后一开就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,从而后来自习的同学但凡开门都会影响其他同学,当然也有影响我,所以,我就出此下策写了这么几个字贴在上面。还别说,真管用!

 

这四个字意义非凡对我而言,我的四级,六级,甚至每一次的期末考,他都是我的见证者,于是我决定把他们扯下来带走,请——勿——锁——门,好了,对折再对折,折成均匀的四份放进了我的衣兜,这时候,我看时间还早,于是决定做最后一次好人,给她们买好早餐再走。

 

艾米的包子和鸡蛋,艾妮的馒头和鸡蛋,你说,也真是奇了怪了,双胞胎姐妹一个喜欢吃馒头一个喜欢吃包子,百年难遇啊,也让我给遇到了。

 

这是朵莱的牛角面包和牛奶,这丫头也真是的,非得天天喝什么新鲜的纯牛奶,我就不信这是新鲜的,说不定还是去年的,只不过保鲜罢了。

 

“阿姨,给我来一碗牛肉面,多辣多葱,加一个煎蛋,打包”,“好勒,”阿姨达到,“我一会过来取哦!”随后我就继续去给蜻蜓和柯宇买早餐了。

 

这包是蜻蜓的,两个鸡蛋,一根烤肠外加一杯豆浆,这包是柯雨的,奶油蛋糕和纯牛奶一杯,真是的!一个寝室的怎么买个早餐差距都那么大啊,真是折腾死我了,这些大小姐我都是怎么和你么过的这四年啊!

 

这时候,手里都是慢慢的四大口袋了,这一看就是给同宿舍带早餐的,周围的人,眼里满是羡慕,真好啊,还有人给买早餐,这样可以多睡好几分钟恩……可是他们怎知这是我最后一次给宿舍的朋友买早餐了,不是幸福,是最后的不舍,是我尽有的两个小时能为大家所做的最后一丝温暖。

 

回到了宿舍,大家还在梦乡里,大包小包的行李使得我每走一步都很艰难,我怕惊醒了大家,于是把早餐集体放在了靠门的蜻蜓的桌上,而我的行李早在昨天晚上就提前放在了靠门的位置,一个皮箱上面还有一个背包,因为这一切我都计划好了,我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,于是,我很顺利的离开了宿舍,拉着皮箱,跨上自己随身的挎包,临走前,还是不舍的看了两眼,默默地拿出手机拍下了最后一张照片,五个性格迥异的人,熟悉的都在睡觉,唯独走廊的那床空空如也,凌乱不堪的箱子和背包占据了这里尽有的温暖,这张照片恐怕是我手机里最乱而最美的一张了吧,看着这一切,不忍心离去但是很无奈,还夹着些许的伤感,眼里不由的湿润了起来,或许是因为孤独吧,走了,我的朋友们。

 

 

(三)

 

“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

和会流泪的眼睛

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

oh越过谎言去拥抱你

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

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

oh夜空中最亮的星

……”

 

630到了,朵莱的闹钟响了,这是宿舍里近段时间大家最为喜欢的一首歌曲,所以,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整个宿舍的闹钟,

 

……

 

歌儿依旧的唱着,大家也习惯的睡着……谁也没有注意到安沫的离去……

 

……

 

我宁愿所有痛苦都留在心里

也不愿忘记你的眼睛

 

……

 

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

oh越过谎言去拥抱你

 

……

 

这时候,蜻蜓慵懒的坐起来了,头发蓬松,却不乱,依旧如此美丽,只见她打了个哈切,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于是摇摇摆摆的下床了,这时候,她发现座子上有一堆吃的,还有自己的纯牛奶和朵莱的鲜牛奶。

 

她一下子反应过来,这是安沫买的吧,她真的走了吗?一看,安沫的床上空空如也,这时候,她大声地说,亲爱的们,安沫走了,还给我们买了早餐,蜻蜓有你最爱的烤肠,还有朵莱你的牛角面包。

 

什么,她都走了?不是吧,来真的啊,昨天晚上还以为她喝多了闹着玩的呢,你们都不知道她走吗?“不知道”大家异口同声。或许是我们喝的太多了,大家睡得很死,真的不知道她走,知道的话,我们肯定要起来送送她啊。

 

也是啊,安沫这样就走了,心里肯定也不好受,柯雨在一旁说道。

 

“喂,安沫,你走了啊,怎么都不给大家道个别啊,你这样做大家很难受,很不够意思的了,你这样”艾妮在电话里说道,一边的安沫回道,艾妮,我也是没办法的,你知道,我是个爱哭的人,我不想最后大家还因为我掉眼泪,放心,我会想大家的,早餐都在蜻蜓的桌上,你们记得吃哦,我先挂电话了哦,拜拜”

 

“嘟……嘟……”

 

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,这头的艾妮还处于蒙圈环节。

 

大家都起来了吧,别睡了,早餐待会儿都要凉了,别辜负了安沫对大家的一片好意,难得早起的柯雨今儿也早起了,这时候,朵莱都已经收拾好了,正在检查最后的行李。

 

于是,大家伙陆续的都起来了,梳头,穿衣,刷牙,化妆……忙碌的一片却井然有序,只是杂乱的箱子有点碍眼罢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(四)

 

距离我们离开大学只剩最后一个星期了,我总觉得要在这里留下点什么,莫名的心塞涌上心头,很痛苦,说不出的为什么,就是难耐,我不是要刻意去痛苦,也不是说去刻意留恋,这一切实在是身不由己,欲罢不能。

 

这四年,大学待我如闺女,我却待他如恶魔,如果我现在就这样离他而去,我想,我肯定会给自己留遗憾的,虽然现在我说不上来是什么遗憾,但总觉得有一天我会明白,于是我想尽了一切办法:

 

用单反记录这里的每一个人,每一个物,不,那样只是留在了的我的单反里,这样的做法,只属于我的记忆。很快,这个想法就被我抛弃了,那我去每一个教室每一个建筑物的地方刻字留恋?不行,这是破坏公物的做法,有损我的形象,也不行……

 

N多个主意,N多个想法,都被我一一抛弃了,不是缺点什么就是多了点什么,我叹着气,无奈地看着夕阳划过操场的树梢,余温的热度还未散去,零星的人影儿在操场漫步,哦,NO500°的近视眼告诉我人家是在跑步!

 

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这么来到了操场,绿草茵茵的草坪,绯红的塑胶跑道,远远的看去,跑道和草坪上空还有一道道滚滚的气流,就像波涛汹涌的海浪,层层叠叠,那是我不小心的一个趔趄才发现的这个秘密,原来,操场还有这样的美,四年了,我今天才发现!

 

这个学校到底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。于是,这更加坚信了我要给学校留点什么的念想了,或许仅仅是因为下一个离校的帅哥哥发现我留下的另一个美,想着……想着……我禁不自觉的笑了起来,第一次,我那么肆意的笑,好像打开了任督二脉……哈哈……哈哈……

 

我知道该怎么做了!